Beyond曾炮轰香港媒体太娱乐化的市场也促使了黄家驹远赴日本

2019-12-29 02:49

  香港一部分媒体的无底线和疯狂由来已久,他们低俗夸张的震惊部标题常常令人忍不住喷饭,也一直是各地网友们茶余饭后的笑料来源。

  以娱乐新闻为重心的香港壹传媒引进“狗仔队”文化,更是助长了香港娱乐市场的不良风气。最疯狂的时候,一些黑记竟敢偷拍女明星的更衣照片,并且公然将这些照片刊登到娱乐杂志之上。

  为此,众多香港的著名艺人张学友、成龙等人曾毅然抨击,呼吁港府出面干预。对于香港媒体的这种不良生态,经红极一时的香港摇滚乐队beyond也曾写过一首歌曲强烈谴责过。

  这首歌就是发行于1995年的《教坏细路》,这个时期已经是beyond三子。歌名的“细路”是粤语小孩的意思。

  关于部分香港媒体的野蛮行径,beyond乐队在这首歌里是这么形容的:歪曲是非没人理,污糟邋遢都争住(着)播。赈灾当作节目,点解(为什么)叫座(叫卖)叫好?

  赈灾都当作卖点,说白一点就是吃血馒头。然而这些低俗的新闻却在香港有着很大的市场,乃至今时今日,不少需要付费阅读的香港娱乐杂志仍然颇有读者为之买单。

  香港文娱界的泛娱乐化冰冻三尺并非一日之寒,beyond乐队对此有着切身的体会。beyond乐队的灵魂人物黄家驹为此曾感慨的说:“香港没有乐坛,香港只有娱乐圈。”

  在那个时期,黄家驹不止一次在电台和节目上对香港过于娱乐化的音乐市场发过牢骚。他苦口婆心的对着镜头说,希望安静的歌曲乐迷们能安静的听,燥的音乐就燥着听,而不是在台下一直在长时间呼喊,影响其他歌迷还有演出。

  除了过度的追星文化,在那个时期里,香港的音乐也总是不能像国外的音乐一样受到人们的尊重,黄家驹无奈的说这让他觉得很好笑,因为他并不觉香港音乐比国外音乐差。

  其实说到90年代里在音乐上崇洋媚外,国内各地或多或少都有这种现象。当然,这种现象与当时国内音乐市场比较贫瘠的现状也有一定关系。

  为了改变这个现状,也促使了黄家驹用了“beyond”这个词来作为乐队的名字。黄家驹说当时很多乐队都是翻唱外国歌曲,beyond代表着希望超越自己,创作自己的歌曲,表达自己的思想,争取音乐自尊。

  然而,从一支地下乐队走到大舞台成为家喻户晓的殿堂级乐队,beyond的路途并非一帆风顺。黄家驹为了母亲创作的歌曲《真的爱你》曾经风靡一时,但也曾被不少的听众和乐评人质疑过于流俗。

  为此,黄家驹上电台发言说自己是一个不会哄女孩只会哄妈妈的男孩子,他不明白歌颂自己的母亲有什么可俗的。香港乐队相对于歌手明星,更难得到市场和业界的包容。

  最终,迫于对香港乐坛的种种无奈,令黄家驹毅然决心带领着beyond前往日本发展。这也成为了日后黄家驹巨星陨落的开端。